<var id="u9lsf"><kbd id="u9lsf"><td id="u9lsf"></td></kbd></var>

<code id="u9lsf"><noframes id="u9lsf"></noframes></code>
  • <rp id="u9lsf"><object id="u9lsf"><address id="u9lsf"></address></object></rp>

      1. <rp id="u9lsf"></rp>

        1. <label id="u9lsf"><code id="u9lsf"></code></label>

          中關村的區域個性

          • 長城戰略咨詢
          • 2014-10-31

                關于“創新生態”的概念,現在有多種用法,有“創新生態系統”,有“創新生態體系”,有“創新生態環境”。長城所當時研究區域創新的時候,就用“網絡”還是“系統”曾有過一番爭論。我認為用系統肯定不對,只要一說系統,就容易變成工程式的理解,就把創新生態的活力給肢解了。如果用“創新生態環境”的話,我認為也不準確,因為環境像是外部,而生態則是一個內外交融的整體。當時研究區域創新時,為了避免這些問題,我們使用了“網絡”概念。

            而現在我認為就只用“生態”這個詞本身,既沒有系統,也不加環境。什么是生態?生態就是有很多看不見、說不清的道理在里面,生態中的非線性增長或引爆點是無法預期的。

            現在科技發展的一個大背景是全球化導致區域崛起,那么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硅谷的創新生態能不能被學習?我認為我們肯定能學習。這是中關村和中國高新區為人類新經濟的發展做出自己貢獻的機會。而事實上,現在的中關村發展已經越來越具備區域的個性化特征。

            世界大都市與科技園區

            20多年來我一直在做中關村的研究,也一直在思考大都市怎么發展高技術產業。我認為全世界大都市中,發展高新技術最成功的就是北京,就是北京的中關村。

            全世界大都市發展高技術產業有很多探索,但鮮有成功。巴黎、倫敦、莫斯科、柏林、紐約都想建自己的硅谷。只要有關于它們的新消息,我就會去關注,但似乎都不太成功。

            我在美國考察紐約硅谷――羅斯福島的建設期間,到了羅斯福島的現場,看到只有40畝地,這讓我大失所望。在40畝地上不可能建出一個產業集群,更不可能建成紐約硅谷。

            首爾、東京作為大公司總部的集聚地有很大的優勢,在這里也萌生出多種多樣的創業團隊,但這兩個城市中都沒有形成新經濟的產業集群,這主要是因為大企業的氣場太大,壓抑了新業態的崛起。

            關于中關村發展高技術產業的問題,這幾年受到了國際的關注,獲得了很高的評價。被《哈佛商業評論》譽為當代“創新大師”、硅谷最有影響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史蒂夫?布蘭科對北京進行了專訪,在走訪了中關村的幾個孵化器后,他說:北京的創業生態系統,令波士頓和西雅圖黯然失色。2013年7月《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稱:全世界的城市都在試圖復制硅谷,希望能像它那樣出色地培育無數創業公司、發展上千億美元市值的科技公司。但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座城市成為了硅谷真正的競爭對手,這就是北京!

            去年我們長城企業研究所將全世界有名的的科技園區進行了統計,結果讓人很吃驚,前十大園區中,中國竟然占有7席,原來很被看好的班加羅爾等都不在其中。

          圖:世界十大科技園區基本情況

            出現這樣的結果是因為,最近20年以來,中國主要是以產業集群的形式來發展經濟的,中國的發展就是靠著3000個產業集群,其中包括114個國家級高新區。

            中關村與硅谷

            之所以北京在大都市中發展高技術產業能這么成功,是有一定的規律的。在硅谷研究專家的眼中,硅谷是不可復制、不可學習的,中關村的經驗卻證明硅谷是可以學習的,但不能生搬硬套地復制。硅谷是全世界的創新之都,硅谷的創新是新經濟區域創新的典范,中關村學習硅谷,重點就是學創業、學高端鏈接。

            首先是學創業。三十年前,中科院物理所有一個科學家陳春先到硅谷考察了之后,回到國內在科協會議上做報告講美國是如何進行科技成果轉化的,就是依靠創業,用科技型企業來轉化科技成果,由此他就開始下海創業。中關村當年有一大批科學家從清華、北大、科學院等大學院所下海創業,這是中關村能發展新經濟的最大原動力?,F在,中國每年新創辦企業數量一直居于全球領先的位置,尤其是去年國務院發布了簡化注冊企業的規定,讓2013年的新增企業數量增長了30%。

            二是學高端鏈接。硅谷和中關村都有很強的高端鏈接能力,硅谷的鏈接在于輻射,硅谷能在全球范圍內輻射自己的產業;而中關村的創業者中有相當多的是來自于硅谷、歐洲、日本、韓國等,相當一部分有海外的留學和工作經驗。

            我認為中關村現在最大的成績有兩個,一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關村的IPO數量是硅谷的三倍;二是每年營業額過億的企業有150家,這就看出中關村產業集群的強大生命力。

            比較硅谷和中關村,他們相同之處就是創業、全球鏈接和支持原創想法。不同之處在于,硅谷具有的是實用主義精神,有完善的法律保障和創業的自由,但缺乏理論上的總結,而對中關村來說則理論思考更多,缺乏的就是相匹配的法律環境和知識產權保護。硅谷的劣勢恰恰是中關村優勢,而中關村的劣勢,則又是硅谷的優勢,這其中的差別就在對于產業和區域理論上的總結。中關村有一個管委會,而硅谷沒有,這就是最大的差異,這種次一級政府能在產業組織上發揮巨大的推動作用,這也是中關村為什么能成為世界第二大高新技術園區的原因。

            中關村的區域個性

            要想做大做好創新集群,就必須要挖掘區域個性。怎么來理解中關村的區域個性?其中之一就是知識分子下海創業。中關村的區域個性正好和中國知識分子的歷史使命和命運高度聯系在一起。

            中國知識分子選擇下海創業,開辟了中國知識分子追求獨立的新篇章。盡管這也受到了當時“腦體倒掛”社會環境的影響,卻是一個全新的嘗試,知識分子不僅僅是在書齋里做學問,也主動參與了改革開放與市場經濟的浪潮。

            在中國改革開放30年過程中,中關村的知識分子下海后,在市場經濟中摸爬滾打,他們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更主動積極地去探索科學、民主的新機制,這使得他們成為了中國最先進的群體,完成了現代文明的啟蒙。

            中關村的未來發展和中國知識分子在新時代更加充分地挖掘內在價值聯系在一起,這就是他們的天下觀和使命感。中國知識分子不僅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天下觀,更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使命感。我認為,中關村的新一代知識分子要實現的是以創業改變世界、以創業實現顛覆式創新,這是新時代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本文發表于2014年第10期《中關村》雜志“封面故事”

          娇妻被黑人夹了三明治,欧美一卡2卡三卡4卡公司,国产探花在线精品一区二区